首页 综合 故事:偷吃奶奶留给表哥的饺子,10岁的她被打聋一只耳朵 查看内容

故事:偷吃奶奶留给表哥的饺子,10岁的她被打聋一只耳朵

2019-10-26 13:55:05| |查看: 3200

[摘要] 但是当时还是村长的爷爷特地托了母亲村子的妇女主任说合,四婶就稀里糊涂的嫁进了门。腊月二十一的那天,四婶生了一个闺女。生产完的第三天,四婶头上包着旧头巾又开始给一家人洗衣做饭了。四叔有个初恋女友,后来女

应用作者武乐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去年,新年期间,我带着我的丈夫和孩子回到了我的家乡。女儿6岁了,从未去过这个小村庄。她不怕寒冷,每天都和新朋友玩雪橇。

北方的冬天总是更冷,11月和2月下了一层又一层雪,春节期间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层又厚又光滑的雪。村子的西端有一个小斜坡,那里的雪层一直是村子里最厚最光滑的。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冬天学校放学的时候,我在同一个村子里的朋友们拿着我父亲做的木制雪橇跑向雪坡。他们蜷曲着腿坐在雪橇上。他们手里拿着两个铁或木钻具。钻具的一端轻轻插入地下,用力向后滑。一辆接一辆的雪橇滑下斜坡。这是我童年最好的娱乐场所。

湿棉鞋,我的脸冻红了,但我的头还冒着热气。现在很少有孩子来滑雪橇,也很少有孩子不再是他们童年的重要时刻。

我站在斜坡下,看着我女儿滑下来,以防她摔倒。我从眼角瞥见了斜坡下的房子。这是第一座附着在小斜坡上的房子。房子有倒塌的迹象。泥墙地基坍塌了,可能是害怕倒塌。它还特别用两根齐大腿粗的树干支撑着,在墙壁、地面和树干之间形成一个三角形。

破旧的窗户使房子的情况有些暗淡——可能是窗户上覆盖了一层塑料;屋顶上的茅草在秋天可能不会翻,但第二年它也是同样的旧颜色。这时,一个女人走出门外,穿着一件破旧但干净的旧外套,手里拿着一个破铁盆。她一边走,一边把盆子里的谷物撒到地上,嘴里还叫着母鸡“咯咯”叫。

当那个女人看到我时,她对我喊道,“雪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思阿姨,我几天前才到家."我很快回答。“很高兴回来,你父母期待着你一年后回来!离开前多呆几天!明天来我家坐坐。我的四个女仆都在家。”我急忙连连点头,嘴里回答道:“啊哈,我有时间就去。”

她是我的第四个阿姨。

我父亲是最大的,包括两个姑姑和两个叔叔,他们在中间去世了。四叔是爷爷的第六个孩子。当我的第四个阿姨和我的第四个叔叔结婚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我妈妈说我的第四个阿姨当时是一个来自十英里八个乡镇的著名漂亮女孩。她很高,有一张白脸,两条浓密明亮的辫子垂到腰间。她毫不犹豫地做了一名农场工人,并且能够胜任一名男性工人。按照四婶的条件是看不上四叔——四叔个子不高,因为头两个兄弟的死,被奶奶抚养得很好,甚至不能做任何农活,除了好看的脸蛋没有任何优点。但那时,村长的祖父特别要求他母亲所在村庄的女主任答应,四个阿姨糊里糊涂地进了门。

第四个阿姨进门后不到几个月就怀孕了。她仍在为公公婆婆服务,大腹便便地经营庄稼。四叔不能工作。她四处闲逛,和一群朋友打牌。我妈妈自从结婚后就没有怀孕过。我直到33岁才出生,我再也没有怀孕过。奶奶认为她的母亲打破了她家的大家庭,非常重视第四个阿姨的出生,并希望第四个阿姨能给她一个金色的太阳。

12月21日,四个阿姨生了一个女儿。

当奶奶看到助产士手里拿着一个女孩时,她喃喃自语,转身回东屋向爷爷报告。我妈妈还是看不见。她从助产士手里接过女婴,把它擦干净。她把它包在一条小被子里,放在四个阿姨旁边。与祖父母的不满相比,四叔并不关心:女孩或女孩,以后帮助弟弟,迟早会生个儿子。

所以第三年的十月,二姐也生了。在我妈妈这次上前之前,奶奶直接把新生儿的一只脚拖到炕上。新生儿柔软的背部被刮到粗糙的垫子上,立刻出现了红肿。小屁股蛋上也做了几条细缝。母亲无法低头,伸手去接孩子。奶奶使劲拍了拍她的手,责备她说:“这也是一种不会生儿子的产品。”

“又是个没用的女孩,以为是生儿子的产物。它真的瞎了……”奶奶在小女孩的襁褓上绑了一条红色的带子。

助产士的婆婆害怕四个姑姑和我妈妈的尴尬,所以她抓住祖母的话,吹嘘小女孩:“女孩,女孩,女孩可以带着他们的弟弟,结婚,并有一个彩礼...看看这又嫩又嫩的皮肤,又嫩又痛的肉,等你长大了,你一定能嫁给一个好家庭!”

四婶非常爱他们刚出生的女儿,因为婆婆对她太轻了,也非常恨她不能生儿子。他们躺在炕上,默默地转过头来流泪。

“还有一张脸要哭,如果我能生个儿子,我会放弃你作为我们的祖先……”

外面的秋风越来越大,黄叶到处飞舞。

生产后的第三天,四个裹着旧头巾的阿姨开始为家人洗衣服做饭。

四叔不在乎宝宝是男是女,因为此时他正在做更重要的事情。四叔有一个初恋女友,后来在家人的干预下,她嫁给了村子里的一个有钱人。四叔也听从爷爷的安排,娶了四婶。

去年,当她的初恋丈夫出去喝酒时,他喝醉了,在雪地里冻死了。四叔的初恋是寡居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四叔和寡妇混在一起。当四舅妈出生时,父亲在世界各地寻找四舅父,最后从别人的口中找到了四舅父的下落,把四舅父从寡妇家拉了出来。

四个阿姨不在乎,但是他们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只要四叔愿意回到这所房子,四婶就能忍受。不管你心中的结有多大,总有比妥协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天深夜,四叔的家人熟睡了。突然玻璃掉到了地上。破窗里的地上仍有一块砖。深秋的冷风正从破窗户冲进小房间。刚有些清醒的四叔和四婶正准备检查炕下的情况,突然扔进外面一个冒烟的大鞭炮里,四叔看了一眼鞭炮喊着“避免”,同时鞭炮爆炸了。

这根本不是鞭炮,而是自制雷管。雷管爆炸打碎了玻璃,打翻了房间里的瓶子和罐子。四婶无法避免被打翻在炕上。大姐被震耳欲聋的声音吓坏了,大声哭了起来。满月前,四个叔叔掩护了她的妹妹。一层未知的粉末落在她的背上。扔雷管的人只是把它扔在窗户上。离炕还有一段距离,没有人受伤。

四婶抱起哭着的妹妹,哄着孩子哭着骂着:"谁杀了谁放火烧房子,谁就要被报应和雷声杀死。"”四叔没有骂,下楼去点蜡烛——灯泡已经碎了——透过灯四叔看到小宝贝妹妹正在抽搐,甚至是哭都不能哭。

吓得四叔和四姨赶紧穿上衣服,把妹妹送到我家。他们连夜把妹妹送到县城的医院。医生说孩子太小了,很害怕,这可能会影响她以后的生活。后来,当二姐害怕时,她抽动并尿裤子,直到她16或17岁。

四叔记得在寡妇村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冬天经常用雷管打开冰块煎鱼。这个小杂种以前和寡妇有过关系。自从寡妇和那个小杂种相处后,她就断绝了和他的关系。一定是那个小杂种生气了,但寡妇只是勉强维持生活,所以她半夜往家里扔雷管。

第二天天一亮,四叔就用菜刀踢了这个小杂种的门,把他从炕上拉了下来:“好孩子,如果有不公正或敌意,就用刀子来面对吧。这对家庭没什么坏处。我今天就剁了你!”吓得躺在炕上的老两口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求饶。愤怒的四叔听了这些劝告,砍掉了这个小杂种的三个手指。

四叔被判五年徒刑。

四叔进监狱后不久,奶奶说二姐的生活很艰难,必须和父亲一起进监狱。她最终以两张床和半英亩土地为代价,把四姨和两个孩子赶出了院子。村队会计同情4号阿姨,借给4号阿姨和她的孩子一栋老房子住。由于这个原因,奶奶走到会计家门口大骂会计不友善,导致会计的妻子和奶奶互相责骂。

四婶和一个拖着两个小孩终于有地方住了,当农活的时候,两个小孩都被带到了地上,大的放在地里,小的背在背上,一年四季都希望半亩薄地的食物能让三个人勉强糊口;秋收后,带孩子们去附近打零工实在不方便。每个孩子腰间都绑着一根长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系在窗户的栏杆上。每个孩子面前放一个小盆。两块蛋糕和一点水放在小盆里。

母亲也经常在第四个阿姨不在的时候照顾这两个孩子。每当她看到两个孩子像猪和狗一样被困在家里,她的眼泪就不停地流下来。

四婶的未婚兄弟为四婶感到难过。起初,他们不得不把四个姑姑带回家,但是四个姑姑拒绝了。奶奶说四姨可以回到她妈妈的家里,但是她不能带两个孩子。四姨不能忍受有两个孩子。她担心婆婆不能善待她的两个女儿,也不能忍受为狱中的孩子生一个父亲。一对一的想法已经在她头脑中扎根了。

四个姑姑的兄弟含泪走开了。后来,四个阿姨的兄弟姐妹们收到了另外两袋大米,切了另外两块肉,他们的孩子得到了几块新年糖果,他们都匆忙地把任何东西带走,带走,藏起来给四个阿姨。兄弟姐妹也成了家庭,两个家庭都不富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背后偷偷帮助四个阿姨。即使家人知道,他们也同情四个阿姨和他们的两个孩子,假装不知道。

四婶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等四叔回家。

四叔回来了,爷爷奶奶自然极其激动,毕竟大哥已经打破了香火,家族的传承不得不依靠二叔的支持。

四叔出狱后的元宵节,奶奶开始拜访亲戚朋友,希望能找到一个能生儿子的女孩来延续家族血脉。然而,四叔很懒,一直在监狱里。也有一位婆婆这样做。谁愿意娶他的女儿过悲惨的生活?

至于他的父母在监狱里对他的四个姑姑和孩子做了什么,四叔听了邻居的描述,但是四叔已经养尊处优很长时间了,没有任何足够的技能来养家糊口。此外,爷爷承诺,只要四叔有个儿子,他所有的财产在一百年内都可以由他自己继承,奶奶也可以随意挥霍。

在年底的12月21日,奶奶没有给四叔一个能生儿子的女儿。突然,她想起了住在破房子里的女人和她的两个女儿。“也许再生的是儿子,不需要给彩礼!”奶奶突然睁开了头,带着四叔匆匆来到了通风又破旧的房子里。这时,她住在壁炉旁。她大哥前天刚刚送了一点白面粉。案板上有半棵酸菜,但根本没有肉。今天是大姐的生日,四姨还是想给她可怜的女儿包些饺子!

看到奶奶和四叔,四婶不知所措地搓了搓手掌上的粘糊糊的表面,脸上已经裂开了冷冷的惊讶笑容后,忙拉了两个女儿叫“奶奶”和“爸爸”。大姐和二姐小心翼翼地打来电话,四叔高兴地抱起二姐:"走,跟爸爸回家!"我不知道奶奶对四婶说了什么,那天晚上,四婶和两个女仆坐在爷爷奶奶家的桌子上。

后来,我母亲从父亲那里听说,奶奶答应让她和四叔取得正式结婚证,只要四叔同意继续生她的儿子。

四个阿姨又怀孕了,第二年秋天又生了一个女孩。大约是身体不足,三姐生来又瘦又小,全身蜡黄。奶奶本来打算趁黑把三妹扔到十多英里外的东山的时候被四婶发现,四婶哭着把三妹抓过去抱在怀里,不管是她的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能把活着的小娃娃扔进山里饿死,晒死。

爷爷坐在东屋的椅子上,抽着烟,喊着:“住手!”休息!奶奶又开始失去美貌了。一整天,她嘴里塞满了“赔钱的货物和可怜的人”。当她累了的时候,她拿起扫帚,把两个大一点的女孩打得藏在院子里。四叔看到第三个孩子是个女孩,开始和朋友和家人在一起,不管四婶和三个女儿的生活如何。

在第四个阿姨生下第三个妹妹的第五天,第二个阿姨带着她的女儿和儿子回到了她母亲的家。奶奶切肉和面条给她的大孙子孙包饺子。包完饺子后,我的祖父母、四叔和婶婶的三口之家以及梅梅坐在东院的炕上吃饺子。

十岁的妹妹看着她手里的玉米粉馒头,对四姨说:“妈妈,我不想吃馒头,我想吃饺子。”四个阿姨因为没有牛奶喂三个妹妹而难过。看着三个饥饿的妹妹哭泣,她不知道孩子们在说什么。

晚饭后不久,厨房里有一个大碗打碎了。与此同时,传来一声姐姐的尖声喊叫和奶奶的责骂声:“如果大宝(姑姑的儿子)没说他看见你进了厨房,我不知道屋里还有这样一个小偷!大宝的一碗饺子被你打翻了,你这个贪婪无耻的家伙死定了!”

原来奶奶把剩下的一碗饺子放在锅子上,大姐悄悄地把两个和二姐一个接一个地吃了下去。她刚刚被姨妈的儿子看见,并告诉奶奶。吓了一跳的二姐慌慌张张地把锅桌上的一碗饺子打翻了。

奶奶狠狠地甩了妹妹一巴掌,妹妹捂住耳朵哭了。二姐害怕再次小便。奶奶从地上抓起火棍,野蛮地打了二姐的腿。二姐直接跪在地上。四婶听到声音,跑向厨房。他们磕头,扇了自己一耳光。奶奶松了口气,走到门口,送女儿回丈夫家。

回到房子里,四个讨厌钢铁的阿姨用扫帚打了他们的两个女儿,责骂她们:为什么不是儿子,为什么不是儿子?

大姐一只耳朵聋了。有一次,我妹妹告诉我,她很高兴她的耳朵聋了,因为她听不到很多话,一点也不难过。

正当三个女儿被四个姑姑难倒的时候,四个姑姑的姐姐来了——她听说了四个姑姑的情况,并和丈夫讨论: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可以自己收养这个新女孩了。

这个想法立即得到了每个人的认可。奶奶似乎看到了救世主,并向公婆姐姐露出谄媚的微笑。她第一次想离开公婆姐姐去吃猪肉和酸菜饺子。公婆姐姐不好意思谢绝了,简单地收拾了孩子的衣服,把孩子带走了。

祖母已经解决了她的大不幸,开始催促四姨生一个儿子。四叔继续喝酒赌博,喝醉了,输掉了赌注,殴打妻子和孩子。我有一次看到四叔打妹妹和妹妹时打断了鸡毛掸子。当胡茬划破我的头时,吓得我缩了缩脖子。

第三个姐姐过了100天后不久,第四个阿姨要了她的第四个孩子。

寡妇在怀孕9个多月的时候来找她。(作品名称:四婶,作者:武乐。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相关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myswizard.com 淮源木亭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